斗魂大陆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2696686929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内,一条浑身血色的蜈蚣从缝隙中爬了出来。
紧接着,第二条,第三条……
无数条蜈蚣吐着墨色的信子,,往角落处身形瘦弱的泊娘爬过去。
它们闻见她肌肤下面新鲜血液的味道,更加兴奋起来,对着泊娘的身体,嗖的一声咬了下来。
泊娘从浑浑噩噩的睡梦当中醒过来,看着攀缠在身上的数十条蜈蚣,她知道,又到了每日一次的喂蛊时间。
这些毒色极其艳丽斑斓,一看就是世间罕见的剧毒之物,若放在寻常女孩的面前,看一眼,就足以吓得她们魂飞魄散了。
可是她不怕!
从3岁到现在的十五岁,她被关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面已经整整十二年。
十二年的时间里,她的食物,就是形形色色的蛇虫鼠蚁。
为了裹腹活命,她只有把这些东西送进口里,从无毒到有毒,从有毒再到剧毒,现在的泊娘,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毒物,也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一条胆大的蜈蚣簌簌的爬上她的身体,往她柔软隆起的胸口处游了过来。
泊娘似是觉得有些痒痒的,抬手轻抚蜈蚣的身子。
蜈蚣受惊,身子飞快的往她的手腕上面反卷过来,缠住她的同时,口张开,毒牙狠狠嵌进她的虎口处。
她咯咯的笑了,似乎很享受毒汁注入体内的感觉。
须臾之后,手腕上这条蜈蚣身一软,从她手上掉落在地上,死了。
她抬手捋了捋脏乱起绺的头发,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麻布衣裳,数十条蜈蚣从她的身上软绵绵的跌落在地上,全部都死了!
前后只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这数十条蜈蚣的毒液全部注入她的体内,她没事,这些小家伙却被她给毒死了!
脚边的地上,密密全是蜈蚣的尸体。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些蜈蚣的尸体就会是她今日的食物。
不过她现在一点儿胃口都没有,虽然它们都被她毒死了,可是她也被它们的毒液搞得有些头晕。
忽然听见旁边传来铁链子拖过地面的哗啦声。
她回头看过去:小祥
破烂的衣衫上满是血迹,一头乱发披散下来几乎把五官全部都遮住了,只有一双眼睛亮得胜过这世上最晶亮的宝石。
他的手腕和脚腕被沉重粗大的铁链锁着,每走一步,铁链都会发出声响,在这空荡荡的地下室里面,显得格外阴森诡异。
“小姐!”小祥往她这边走过来,声音有一种莫名的沧桑味道。
这十二年的时间里,他同样也被狠毒的樱花姑控制着,受尽非人的折磨,一个月才能来看小姐一次。
每一次探视,都是心酸和无奈。
他拖着沉重的铁链走过去,将手里的篮子放下,半低着头恭谨的说道:“小姐对不起,小祥没本事!十二年了,还是不能把你从这里救出去!”
“救我出去干什么?我在这里挺好的!”泊娘想要抬手摸摸小祥,却发现自己的手污黑肮脏,指甲更是长得往内蜷曲起来。
铁链子哗啦一阵乱响,小祥急切的说道:“小姐,你相信我,我在想办法,一定能把你从这里带出去的!我,我能……”
他渐渐有些语无伦次……
十二年前他就坚信自己能带小姐从地牢里面离开,十二年过去了,他的坚信变得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了!
泊娘心头也是一片惘然,她看着小祥被磨得血肉模糊的双手,勉强撑笑说道:是我拖累你了!”
说着,伸手拥抱,叹息一声说道:“呆在这里也好,我这副鬼样子,出去还不得把人给吓死?……再说,除了你,我也不认识谁!世人都只当我是早就死了……””
小祥揉了揉微红的眼,半跪着把篮子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取出来:“小姐,今日是你十五岁生辰,我求了樱花姑大半日,她才同意我进来看你!……我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你看看喜欢什么就多吃点!”
泊娘被那些蜈蚣注入体内的毒液搞得有些反胃,不过为了不扫小祥的兴致,还是盘腿在地上坐下来,一一看了过去,目光落在那钵子里黑乎乎冒着热气的汤上:“这是什么?”
小祥看了一眼那汤,为难道:“小姐,这汤你还是不要喝啦,这是樱花姑让我带进来给你的,……只怕是不干净的!你还是吃我给你准备的食物吧!”
泊娘把那汤端到面前,闻到了汤的气味,更觉得有些垂涎欲滴:“你是不知道,我现在就喜欢吃有毒的东西,没毒的东西我还都吃不下!下月你送饭进来,砒霜什么的,你只管当盐巴加在里面就好了!”
一面说,面不改色的端着汤大口的喝了起来。
小祥紧张得双手握成了拳:“小,小姐……”
看着衣衫破烂满身污垢的小姐把有不明剧毒的汤水喝了个干净,小祥心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他的小姐,可是嫡出的金枝玉叶呀。
十二年前的小祥,还是街头一个身世不明的小乞丐,那年中元节,他被人围堵在街头,一阵暴打令他分不清东西南北。
他浑身是血,倒在街头,想着自己大概是快要死了。
年仅三岁的泊娘那时候粉粉嫩嫩,
她被一个身材高大的婢女抱着,兴高采烈的看不远处的焰火,绚烂的焰火投映在她的眸光里,美丽得令地上的小祥仿然以为自己看到了最慈悲的亲人。
忽然那双好看眸子往他这边看过来,玉质小手一抬,对身边的人脆生生道:“去看看他怎么了!”
于是,在流浪了一年多时间,挨了无数莫名其妙的黑打之后,被小姐带回了府。
泊娘一边舔手里的糖人儿,一边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懦懦的看着她樱花一样的唇瓣,还有那粉嫩的小舌头,心里一慌,张口就答:“我叫小祥
小祥这样一叫就是整整十二年。
他原本是想要好好守护她,却没想到世事难料,两个人现在都落得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田地,
看着空空的汤钵,心里悲戚,忍不住哽咽出声:“对不起,是我没用……我对不起小姐!”
泊娘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饱嗝,安慰他说道:“别难过,小姐好着呢,好得不能再好了!这汤,也很合我的口味……”
阴冷入骨的女声突然:是吗?妹妹喜欢,也不枉费我一番苦心呀!”
在他们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位美艳少女。
少女一身华丽衣裳,面容娇艳如花,神色却冷凝如霜。
她漫不经心把玩着掌心一只乌黑色的八脚蜘蛛,缓缓说道:“今日是你生辰,姐姐我精心给你准备了九九八十一条蜈蚣,这些蜈蚣可是我花大价钱从点南洋苗疆大路最有名的毒师手中好不容易买的,全部都用在你身上,着实费了姐姐我一大笔钱呢!……不过还好,看你现在的反应,你应该是已经克制住了这些剧毒,刚才又喝下了我为你特制的绝命汤,呵呵,你现在真的没事?”
两人看见这美艳少女,身形俱是一震,眼前这笑颜如花的美艳女子,正是他们主仆两人的噩梦。
小祥更是哼哧哼哧的喘着气,紧张戒备得如同一只随时准备发起攻击的凶兽。
泊娘抬手在小祥的手背上面轻轻拍了拍,示意他不要激动,然后仰头回答说道:“我感觉好得很!怎么?没毒死我,你心里是不是很不痛快呀?想要我死,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美艳少女咯咯的笑得花枝乱颤,对掌心的黑蜘蛛低声说道:“焱,你说说看,现在杀了她,是不是时候?”
叫焱的黑蜘蛛抬起两只长满黑毛的大前爪,比划了一个奇怪的姿势,似乎是在传达某种奇怪的信息。
妖女抿唇连连点头,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这么说来,就是今日了?”
一人一蜘,竟是就这样诡异的交流起来。
两人的眼神当中看出了杀意,小祥急忙上前说道:“小姐,你有什么火气只管冲我来,别伤害她!”
泊娘一双红瞳颜色更炽,上前将小祥拉了回来:“傻瓜别求她!她对我已经都这样了,再坏,能坏到哪里去?左右也不过是一死罢了!”
言罢,回身看向身后的美艳少女,冷声说道:“,敢不敢给我一个痛快?你这样把我困在这里已经整整十二年,你不嫌烦我还嫌烦了呢!”
“呵呵!妹妹你真没规矩,你应该叫我一声姐的!”
慢慢的踱步过来,阴恻恻的看着相拥在一起的主仆二人,嘲讽的说道:“妹妹,你怎么不知道感恩呢?这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你又是咱们北国最没用的废材,如果不是姐姐我罩着你,把你藏在这石室当中,你早就被外面那帮强者给踩成烂泥了……”
她越说越得意,低头看了一眼掌中不安挥动前爪的焱,冰冷的浅笑说道:“这十二年时间里,我给你吃的这些蛇呀虫的,每一样都是姐姐我精挑细选,我费尽心机,就是为了我的焱能从灵兽突破成为高级灵兽……”
泊娘瘪嘴:“就你手里这丑不拉几的玩意儿,还高级兽?你做梦呢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你三岁时候的那场驭兽师初级测试中,你和我一样,也是毫无根基的废材……”
“我?我会是废材?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姐姐我现在已经是咱们北国年轻一辈驭兽师当中的天才了!这只黑蛛就是我的本命契约兽……,我要助我的契约兽突破修为,所以,就只有牺牲妹妹你了!”
泊娘面色沉静的看着姐姐越走越近,终于忍不住了,身形如同狡兔一般猛扑上去,十指张开,尖利的手指就要扣住她的脖子。
这样的距离,这样的角度,她计算得很准确,如无意外的话,她能一举制住姐姐。
电光火石之间,掌心的那只黑 蜘蛛突然体形暴涨,前爪一挥,妹妹的身子被横扫出去,重重的撞在身后的石壁上,然后反弹下来,重重的跌在地上,击起一地的尘土。
“小姐!”小祥凄声叫着,扑过去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第##封面



名称:斗魂大陆
作者:小心
备注:小心心


文体:小说
类别:长篇小说 ~ 5 章
风格:其它
时间:2019-09-6
长度:3.4千 字
联系:2696686929 QQ
阅读章显示:章号与标题
阅读节显示:节号

梗概



一句话梗概:2696686929

2696686929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内,一条浑身血色的蜈蚣从缝隙中爬了出来。
紧接着,第二条,第三条……
无数条蜈蚣吐着墨色的信子,,往角落处身形瘦弱的泊娘爬过去。
它们闻见她肌肤下面新鲜血液的味道,更加兴奋起来,对着泊娘的身体,嗖的一声咬了下来。
泊娘从浑浑噩噩的睡梦当中醒过来,看着攀缠在身上的数十条蜈蚣,她知道,又到了每日一次的喂蛊时间。
这些毒色极其艳丽斑斓,一看就是世间罕见的剧毒之物,若放在寻常女孩的面前,看一眼,就足以吓得她们魂飞魄散了。
可是她不怕!
从3岁到现在的十五岁,她被关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室里面已经整整十二年。
十二年的时间里,她的食物,就是形形色色的蛇虫鼠蚁。
为了裹腹活命,她只有把这些东西送进口里,从无毒到有毒,从有毒再到剧毒,现在的泊娘,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毒物,也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一条胆大的蜈蚣簌簌的爬上她的身体,往她柔软隆起的胸口处游了过来。
泊娘似是觉得有些痒痒的,抬手轻抚蜈蚣的身子。
蜈蚣受惊,身子飞快的往她的手腕上面反卷过来,缠住她的同时,口张开,毒牙狠狠嵌进她的虎口处。
她咯咯的笑了,似乎很享受毒汁注入体内的感觉。
须臾之后,手腕上这条蜈蚣身一软,从她手上掉落在地上,死了。
她抬手捋了捋脏乱起绺的头发,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麻布衣裳,数十条蜈蚣从她的身上软绵绵的跌落在地上,全部都死了!
前后只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这数十条蜈蚣的毒液全部注入她的体内,她没事,这些小家伙却被她给毒死了!
脚边的地上,密密全是蜈蚣的尸体。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些蜈蚣的尸体就会是她今日的食物。
不过她现在一点儿胃口都没有,虽然它们都被她毒死了,可是她也被它们的毒液搞得有些头晕。
忽然听见旁边传来铁链子拖过地面的哗啦声。
她回头看过去:小祥
破烂的衣衫上满是血迹,一头乱发披散下来几乎把五官全部都遮住了,只有一双眼睛亮得胜过这世上最晶亮的宝石。
他的手腕和脚腕被沉重粗大的铁链锁着,每走一步,铁链都会发出声响,在这空荡荡的地下室里面,显得格外阴森诡异。
“小姐!”小祥往她这边走过来,声音有一种莫名的沧桑味道。
这十二年的时间里,他同样也被狠毒的樱花姑控制着,受尽非人的折磨,一个月才能来看小姐一次。
每一次探视,都是心酸和无奈。
他拖着沉重的铁链走过去,将手里的篮子放下,半低着头恭谨的说道:“小姐对不起,小祥没本事!十二年了,还是不能把你从这里救出去!”
“救我出去干什么?我在这里挺好的!”泊娘想要抬手摸摸小祥,却发现自己的手污黑肮脏,指甲更是长得往内蜷曲起来。
铁链子哗啦一阵乱响,小祥急切的说道:“小姐,你相信我,我在想办法,一定能把你从这里带出去的!我,我能……”
他渐渐有些语无伦次……
十二年前他就坚信自己能带小姐从地牢里面离开,十二年过去了,他的坚信变得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了!
泊娘心头也是一片惘然,她看着小祥被磨得血肉模糊的双手,勉强撑笑说道:是我拖累你了!”
说着,伸手拥抱,叹息一声说道:“呆在这里也好,我这副鬼样子,出去还不得把人给吓死?……再说,除了你,我也不认识谁!世人都只当我是早就死了……””
小祥揉了揉微红的眼,半跪着把篮子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取出来:“小姐,今日是你十五岁生辰,我求了樱花姑大半日,她才同意我进来看你!……我给你做了好多好吃的,你看看喜欢什么就多吃点!”
泊娘被那些蜈蚣注入体内的毒液搞得有些反胃,不过为了不扫小祥的兴致,还是盘腿在地上坐下来,一一看了过去,目光落在那钵子里黑乎乎冒着热气的汤上:“这是什么?”
小祥看了一眼那汤,为难道:“小姐,这汤你还是不要喝啦,这是樱花姑让我带进来给你的,……只怕是不干净的!�

阅读全文


江苏快3 澳门百家乐规则 江苏快3 澳门百家乐代理 澳门百家乐玩法大全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线上百家乐网址大全 澳门百家乐玩法 网上百家乐网站 百家乐官方网站